2018/11/19

伦敦玛丽女王学院调查:香港国际仲裁展望

作者:Paul Starr、Nicholas Lee、Felicity Ng

这是2028年,金杜入选《全球仲裁评论》国际仲裁律所三十强,位居第一。

显然,前有英国脱欧、川普推特和朝美关系,可以预见,即便是预测未来最近几年的情势也绝非易事。那么国际争议解决又会呈现出怎样的面貌?我们如何解决争议,在哪里解决争议,将会采用什么途径和方式解决争议?这一切似乎变得更难以预料。但是,作此预测能为我们提供一个全新的视角来看待当前的挑战和机遇。

伦敦玛丽女王学院发布的《2018国际仲裁调查》(“调查”)中有四项关键发现,我们将在下文中讨论基于如下这四项发现作出的预测:

•     一:新加坡取代香港成为亚太地区首选仲裁地。

二:裁决的可执行性成为考量仲裁地的最重要因素  

三:成本高成为国际仲裁的最大问题

四:97%的受访者知道国际仲裁中的第三方资助,多数受访者对此表示肯定。

一、香港与新加坡的仲裁地之争仍在上演——香港如何保持竞争力?

在受访者评选中,新加坡取代香港成为亚太地区首选仲裁地。根据调查结果,新加坡已成为世界第三大首选仲裁地。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的排名已超越香港国际仲裁中心。

在这场势均力敌的角逐中,香港和新加坡凭借数项共同的关键优势,在最受欢迎的国际仲裁地排名中位居高位:香港和新加坡均依据《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制定了仲裁法;同为《纽约公约》的缔约方;都因其支持仲裁的立场而闻名,有具体的仲裁法院名单,并且有权颁布临时命令,推动仲裁程序的进行。二者都支持采用紧急仲裁。

此前,在除拉丁美洲以外的地区,新加坡在首选仲裁地排名中位列前四(含拉丁美洲,排名第六位)。香港仅在亚太地区排名第三位。从机构角度来看,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于2017年打破了仲裁案件数量的记录,共审理了452起仲裁案件,其中,中国和印度当事人参与的案件数量居多,日本和欧洲及中东一些国家的当事人参与的案件数量也位居前十[1] 。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提议,为促成合并仲裁审理,开展跨机构合作 [2]。新加坡律政部和麦士威议事厅最近宣布了一项计划,旨在建设“世界首个智能争议解决中心”,与新加坡初创科技企业联手引进智能预定、智能秘书、智能礼宾服务,并在“智能麦士威”项目中引入了一个后勤机器人助手。

那么香港如何才能赢回首选仲裁地的地位呢?首先,2018年的立法改革确定了知识产权争议可以通过仲裁解决 [3]。在制度层面,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已提议对2013年颁布的《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机构仲裁规则》作出修订,包括规定使用加密的在线文件存储库和多语言程序,要求披露第三方资助、颁布投资仲裁规则。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最近还推出了金融服务争议仲裁员名册,来自多个司法管辖区的仲裁员可提供多语种服务,并与俄罗斯现代仲裁学院 (Institute of Modern Arbitration of Russia) 签订了合作协议。

最重要的是,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推动下,香港作为中立的争议解决中心在解决争议方面将发挥更大作用,我们将在下文中继续讨论这一影响。

二、裁决的可执行性作为考量仲裁地的最重要因素:一带一路背景下裁决的可执行性将给香港带来哪些机会?

根据调查结果来看,裁决的可执行性仍被视为仲裁中最重要的考量因素。

仲裁地的选择仍然主要取决于该地在执行仲裁协议和仲裁裁决方面的过往经验。就中国内地和香港而言,对于在香港作出的仲裁裁决,受益人可根据《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相互执行仲裁裁决的安排》(以下简称“《安排》”)申请在内地执行仲裁裁决。被申请人住所地或财产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对执行申请拥有管辖权。执行申请应适用中国内地法律,包括《安排》。

因此,在涉及中国内地当事人的仲裁中,香港是极具吸引力的仲裁地。由于中国和外国当事人仍选择香港作为中立的争议解决地,《安排》的重要性将更为凸显。事实已然如此,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称其“是所有国际仲裁机构中,受理中国当事人参与的仲裁案件数量最多的仲裁机构[4]” 。

 “一带一路”倡议正在继续推动亚洲周边地区新兴市场的发展。由于一带一路相关的争议涉及中国当事人,因此针对中方资产的裁决可能会在中国内地执行。因此,对于争议各方而言,未来十年选择正确的仲裁地和仲裁机构解决争议十分重要。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称其“在内地执行裁决方面经验丰富。过去7年中,仅有一项香港国际仲裁中心裁决的执行申请被内地法院拒绝执行” [5]。中国国际经济和贸易仲裁委员会也专门设立了香港中心,在其支持下作出的香港裁决可在中国内地具备很强的可执行性。

 “一带一路”倡议预期将为香港带来更多的仲裁案件。中央政府多次强调,将香港建设成为亚洲主要的国际法律及解决争议服务中心,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法律和仲裁服务[6] 。香港凭借高度的司法独立性,对中国诉讼当事人的了解,以及在建筑、基础设施、海事等领域仲裁中的众多专业人士,享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因此,在出现争议时,香港既是中国公司参与“走出去”的可靠平台,同时也是国际伙伴解决法律事务和争议值得信赖的理想选择[7] 。此外, 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组成部分的中国大湾区规划更提高了香港作为争议解决中心的重要地位。

未来十年,我们预测香港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带动下将继续成为更多国家的争议解决地。2022年香港将主办第26届国际商事仲裁理事会商事仲裁大会,这是国际仲裁领域最大型的定期大会,我们相信,届时香港会发展成为仲裁首选地。

三、 成本高成为国际仲裁的最大问题:如何有效降低仲裁成本?

受访者称成本过高是仲裁的最大问题,这已是老生常谈的话题。早在伦敦玛丽女王学院2006年调查中就已发现:成本高昂是受访者抱怨最多的问题。

无一例外,任何一起仲裁都要首先签署仲裁协议。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中已强调,恰当起草合同中的仲裁协议对于降低仲裁风险进而降低仲裁成本非常重要 [8]。追加当事人、合并仲裁程序、委任独立仲裁员等方式都可以有效降低仲裁成本。法律顾问根据客户需求选择最合适的仲裁机构也很重要。有些仲裁机构,例如中国国际贸易和经济仲裁委员会,加快了仲裁程序的进程,要求仲裁庭在规定期限内作出裁决。根据2013年颁布的《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机构仲裁规则》,若争议金额不超过2500万港币(约300多万美元)或当事各方同意,则可加快仲裁程序。

除当事各方之外,80%的受访者认为仲裁机构是影响国际仲裁未来发展的最重要方面。61%的受访者认为,包括通过技术提高仲裁效率最有可能显著促进国际仲裁的未来发展。调查列举了多种可降低成本的技术手段,如云存储,视频会议、虚拟庭审等。在参与仲裁的过程中我们已观察到这些技术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使用。

为节约仲裁时间和成本,最终提高仲裁效率,技术工具将得到进一步开发。文件审阅和法律检索会耗费大量人力,从业人员越来越多地借助软件程序和算法来完成这类工作。但是,由于技术运用也存在一些局限性,所以并非所有人都愿意完全接纳技术工具。例如,如果技术系统安全防护等级不足,可能会发生数据泄露,损害索赔主张的机密性。此外,使用这些技术也可能额外导致争议。因此,新技术在仲裁中会得到多大程度的应用还有待考察。

四、 国际仲裁中的第三方资助

相比于2015年的调查结果,此次调查中受访者对第三方资助的态度发生了明显的转变,由中立变为肯定:使用第三方资助的受访者更倾向于持肯定态度。

通常,提供第三方资助是以“无追索权”为基础,也就是说,若最终裁决结果不利,受助者也无需将资金退换给捐助者。过去,面临财务困境的申请人借助第三方资助申请理据充分的权利主张,但如今资金充足的公司也会利用第三方资助来降低法律预算,抵御法律成本风险。

香港和新加坡最新的立法进展显示出对第三方资助的积极态度。此前,两国均基于英国法中的包揽诉讼和助诉法则,禁止第三方资助[9],但现已引入了低干涉立法 (light touch) ,在仲裁过程中允许第三方资助 。本文撰写期间,在香港实行第三方资助所需的第三方资助指南尚待发布。一旦完成,必须在开始仲裁时披露资助协议和资助者身份。如果在仲裁开始后签订资助协议,则香港要求在15天内、新加坡要求“尽快”作出以披露 [10]

随着对第三方资助接受度的增加,将需进一步明确不同司法管辖区的实践并加以协调。《国际商事仲裁委员会和伦敦玛丽女王学院联合特别小组关于国际仲裁中的第三方资助的报告》(The ICCA-Queen Mary Task Force Report on Third-Party Funding in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于2018年4月发布,报告确立了关于披露、利益冲突、特权和职业秘密、终局裁决的成本分摊以及成本安全方面的原则和最佳实践 [11]。这些建议可能会纳入软法律文书并在未来交由仲裁庭检验。使用第三方资助的当事人应当对此类发展变化做好准备,并自一开始就聘请法律顾问考虑如下问题:

•  在资助协议中明确资助者对案件策略、和解方案的条件和控制权程度以及资助者与受助者如何解决分歧;

•  在资助协议中加入有关资助、潜在不利成本、裁决执行成本、资助者与受助者之间协议终止和争议解决的范围和程度的条款;

受助者、其顾问及资助者之间另行签署保密协议明确保密义务。

结语

基于以上调查结果,我们预测香港将受益于最近的发展,重新成为亚太地区的首选仲裁地。

 “一带一路”倡议为香港带来了广阔的机遇,加之香港在大湾区规划中参与了大量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例如,连接香港与中国内地的高铁和桥梁等工程),将会有更多的当事方采用香港的独立法律体系。《安排》将为香港作出的裁决在内地获得执行带来众多便利,这对于对《安排》有所了解的“一带一路”主要参与实体非常具有吸引力。考虑到技术持续发展、创新,以及有助于降低成本的新的仲裁程序出现,我们预测,香港将会在未来几年发展成为首选的争议解决中心。


[1]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 (SIAC),2017年年报(2018年3月7日)。

[2] SIAC,《关于提议跨机构合并仲裁协议的备忘录》(Memorandum Regarding Proposal On Cross-Institution Consolidation Protocol) (2017年12月19日)。

[3]《香港仲裁条例》(香港法律第609章)第103C和第103D条。

[4] 参见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网站:http://www.hkiac.org/arbitration/why-choose-hkiac

[5] 同上。

[6] 例如国家发展改革委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于2017年12月签署《关于支持香港全面参与和助力“一带一路”建设的安排》中专门阐述了有关争议解决的内容。

[7] 关于“一带一路”的更多内容,请访问金杜网站“一带一路”双语专题版块:kwm.com/belt-and-road。

[8] 金杜律师事务所研讨会报告“一带一路”风险与规避策略”:http://www.kwm.com/en/knowledge/insights/belt-and-road-risks-and-mitigation-strategies-20170522

[9] 香港:《香港仲裁条例》(香港法律第609章)第10A节;新加坡:2017年《民法(修订)法令》

[10] 香港:《香港仲裁条例》(香港法律第609章)第10A节第 98T(2)(a)-(b)条;新加坡:2015年《法律职业(职业行为)规则》第29(A)(2)(b) 条(2017年3月1日修订)。

[11] 《国际商事仲裁委员会和伦敦玛丽女王学院联合特别小组关于国际仲裁中的第三方资助的报告》(2018年4月)第7章:第三方资助安排的最佳实践。









《跨境》国际仲裁2018 如何持续适应全球的挑战和机遇

《跨境》是关于世界各地国际仲裁进展的评论性期刊。在本期中,我们将探究国际仲裁是如何适应以及将如何持续适应全球的挑战和机遇。

“一带一路”文章系列

我们带领您一起探索“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机遇,为您提供全面的专业服务。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您可能感兴趣

    仲裁作为法院诉讼外的一种民间争议解决方式出现,具有当事人自治、保密、灵活、中立和终局性等特点,对当事人极具吸引力。

    2018/11/19

    我们国际仲裁团队的合伙人们将于本文预测这个领域在十年以后的发展方向。

    2018/11/19

    仲裁程序的保密性通常是当事人选择仲裁作为争议解决机制的一个原因。但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请牢记以下10个注意事项。

    2018/11/19

    本文将会介绍一下十个冷门但值得了解的仲裁中心。

    2018/11/19

    与您的行业相关的服务。

    本网站使用Cookie来增强您的体验并帮助我们改善网站。请参阅我们的隐私政策以获取更多信息。如果您继续浏览网站而不更改设置,我们将假设您愿意收到这些Cookie。您可以随时更改Cookie设置

    有关我们使用哪些类型Cookie的更多信息,请参阅我们的Cookie使用政策